主页 » 台湾 » 黑龙江海伦敬老院大火追踪:嫌犯丢钱不是第一次

黑龙江海伦敬老院大火追踪:嫌犯丢钱不是第一次

2018-09-19添加留言

  7月26日,黑龙江省海伦市联合敬老院特护病房发生火灾,11名老人死亡,两人受伤。

  官方通报说,这场火灾是一起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王贵也被烧死在现场。事情的起因也可见于第一次通报中:“2013年7月25日下午,王贵怀疑隔壁的院民盗走了自己的200元钱而大吵大闹,打碎了病房的玻璃,情绪比较激动,院方发现情况之后,及时与东林乡村干部及其姐姐共同做安抚工作,王贵情绪逐渐平稳。深夜,王贵情绪再次出现反复,放火制造了这起恶性刑事案件。”

  那么,从25日下午直至在火光冲天的那一刻,其间这里发生了什么?

  丢钱不是第一次

  7月26日早上,王贵的三姐王芬接到村里的一个电话,“王贵放火了,烧死了10个人”。

  “当时没说王贵也死了。”王芬的丈夫说,他们就电话通知了在海伦市的姐姐王凤。

  公安机关认定犯罪嫌疑人王贵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主要依据之一,是案前王贵有明显作案因素和犯罪动机。经调查,王贵案发前曾扬言自杀,并用水果刀比画颈部。

  这个消息非常突然,就在前一天,7月25日,61岁的王凤才刚刚去敬老院看过弟弟,“我晌午头去的,”王凤说,打电话说是他丢钱了。经过一番劝慰,王凤走的时候,弟弟明显安静下来,“乐呵呵的”。

  王凤说,王贵在敬老院丢钱并不是第一次。

  那次是在去年十一假期,王贵的二姐王珍在家带孙子,突然听到到屋外有人敲门。拉开屋门后,她被吓了一大跳,本应该在敬老院的弟弟王贵不知为何倒在门前。

  他嘴里不断地说着“三人”之类的词。

  听了一段时间,王珍渐渐从弟弟的叙述中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王贵被同在敬老院的三个院民堵在墙角打,并从他身上抢走了200元。

  王珍奇怪弟弟为什么不找院长解决这事。王贵告诉她,十一放假,院长不上班。

  随后,王珍从弟弟口中得知三个人的姓名,前往敬老院要讨个公道。在那里,一位女副院长接待了她,并答应替她解决此事。

  隔了两天,王珍把王贵从自家送回到敬老院。王贵一度还想找民政局投诉此事。王珍劝他,“找民政局显得这里的人没有办事能力,你以后在这儿咋呆?”最终敬老院替王贵把钱要了回来。

  7月28日,敬老院副院长吴成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院民丢钱的事情基本没有,而“王贵被抢钱的事情没听说过”。

  “我们这里吃住不用花钱,家属来得少,丢啥钱?”吴成说自己自建院以来就在这里工作,没听说过王贵曾被三个院民“抢钱”。

  证人“智力有问题”

  7月28日一早,海伦就下起了雨。听说要去“失火的养老院”,出租车司机要价十元,因为“太远了”。

  拐进一条南北向泥泞的小路,右手边的联合敬老院大门紧闭,它对面是正在开发建设中的新楼盘,工地的一名工人告诉记者,“着大火是在半夜,没见着”。

  “前两天过来,这里停满了车。”他说。

  转到敬老院的北门,门口一位大姐非常笃定地说,“事情都处理完了,前两天已经来了100多号记者”。

  透过栅栏,可以看到院内起火的平房外墙被熏黑的痕迹,据说8个房间中5个房间有过火痕迹,三个房间严重受损。王凤记得,王贵就住在从西边数第二间,“屋里还有两个人死了,就剩俩人了”。

  王贵的同屋叫李凤宝,今年52岁,现在哈尔滨第五医院烧伤科治疗。

  “他同屋说的,看见隔壁的人翻了他的抽屉。”王凤并不知道弟弟的同屋叫什么,只说他腿脚便利,“打了证言”。

  吴成说,李凤宝活动便利,但“智力有点问题”,有的报道说他“智力残疾,连数儿都数不明白”。而王凤所说的那个“隔壁的人”,是另一位幸存者,42岁的孟令波。不过,吴成说他“智力有障碍”。有媒体记者采访时发现,“他甚至说不清楚自己的年龄”。

  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认定王贵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主要依据之一是“有证人证言”。7月27日,海伦市第二次通报案件进展时提到,“同屋居住和隔壁院民证实王贵点火过程”。并且,“根据视频资料”,现场监控录像与证人证言相一致。

  7月28日,吴成表示,走廊里才有摄像头,房间里没有。

  护理人员不到位

  联合敬老院是集中供养海伦市农村五保老人的福利机构之一,2005年10月建成使用,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设计床位450张,目前实际入住农村五保老人283人。其中住院处建筑面积300平方米,入住五保老人32人。

  在官方通报中,再无关于敬老院的详细情况。

  7月28日,敬老院副院长吴成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敬老院职工有三十多人,一半是正式职工,一半是临时工。

  “正式的工资高些,每个月2000元左右,临时工1000多元。”至于敬老院更为详细的财政收入和支出情况、人员配备是否够用等问题,吴成表示并不知情,只说“我们希望人越多越好”。

  7月26日晚,熟悉情况的吴成的两位领导因为此事被免职。

  在出事的当晚,敬老院共有三人值班,特护病房和邻近的二层楼安排的是同一个值班员。吴成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样的安排,是考虑到人手不足,将特护病房和邻近的楼安排为同一个值班员。

  死者曲录爵的女儿曲红称,敬老院的护理人员形同虚设。由于护理人员缺乏,曲家不得不雇佣了与曲录爵同屋的老人帮曲录爵穿衣服。曲家每次付给他二三十块。

  “什么都没有!”当被问及敬老院是否有向老人提供心理咨询,情绪疏导等服务时,曲红断然否认。

  吴成坦承,特护病房的都是身体有疾病或自理能力较差的中老年人。然而根据新近颁布实行的《黑龙江省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护理员与半自理老人比例1:3.5至5。以特护病房全为半自理老人计算,32名老人的护理人员应该在7-9人。本报黑龙江海伦7月28日电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飞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