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打假斗士死因成谜,于公于私都需一个交待

打假斗士死因成谜,于公于私都需一个交待

2018-09-07添加留言

  公民高敬德,男,43岁。曾做过十几年药品经销工作的他,一次不慎吃了假药导致身体不适,这次经历改变了他的命运:因打假,他放弃了十几万年薪的工作;因打假,他于2008年在街头被围殴;因打假,遭遇医院拒诊,被南京多家医院列入“黑名单”;因打假,成了一些药品监管部门避之惟恐不及的人;因打假,常常有家不敢回,最终与妻子离婚。


  “高敬德”这个名字最近一次引起轰动是在2011年8月19日,这一天《新京报》报道,高敬德向杭州市药监部门举报某公司销售假药,杭州药监局江干分局却让他与售假药者签署调解协议,协议要求他放弃包括投诉举报、诉讼、行政复议、向媒体曝光等各种形式追究售假药者和药监部门的责任。在这篇新闻的最后,记者写道:“杭州药监局纪委介入调查”。


  现在,我们没有等到这个调查的结果,等到的却是高敬德死亡的消息。先是有网友在微博上披露,高敬德因上访于10月12日被上海驻京办带走,随后死于某医院,“死因成谜”。高敬德所在的大场镇居委会负责人向记者确认,高敬德曾在几家医院抢救,最终医治无效,于10月26日去世,但死因、火化等问题不便回应,“上级部门正在处理”。


  一个人死了,死因居然与事实之陈述无关,而是一个需要等待“上级部门”处理“的难题。毫无疑问,居委会负责人这一奇妙的回答,只会强化网络上关于高敬德”死因成谜“的猜测。


  只有在医学专业领域里,“死因成谜”才可能是惟一可以理解的,除此之外,任何公民的死因都不能成谜,更何况,公权力部门卷入了高敬德死亡的谜团里。上海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他们带走了高敬德,但高敬德临死前由车牌为京E45428的白色面包车将其从派出所带走则是事实,从车牌和派出所记录入手,弄清公权力部门与高敬德之死的关系应该是极其简单的事情,也算是对生命和公众最起码的交待。


  老高死了,在另一个世界里他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不必再愤怒,也能够免除惊扰和恐惧了。有些物类在为他的死弹冠相庆,但我们知道,这是每一个希望正常生活者的重大损失,因为老高就是为了维护这种正常生活权而不懈抗争的斗士。


  这个世界上,一些人在离去的时候,人们才能认识其价值,当我们现在承认老高的辞世是社会的重大损失时,又不能不感到赧然。我们回报老高的是什么呢?他几乎总是一个人在战斗,就连称其为“同盟军”的监管部门,不是也要常常躲着他吗?


  因为打假,老高于2008年成为感动中国候选人,从此以后他的命运轨迹就是一路下滑,直至今天不明原因地死去。不仅是他,扳倒郑筱萸的药剂师高纯和其他一些维权者,其命运轨迹又何尝逃脱过这一宿命?这样的宿命里映照了什么,是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


  也许在不少人眼里,家破人亡的老高就是一个人生失败者,失败的原因则归咎为其不与生活妥协的个性。从利益考量出发的判断难言对错,但如果所有人都放弃抗争,这个社会可还有向上的希望?


  记住高敬德,记住一个与生活不妥协的斗士。


责任编辑:hdwmn_ctt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hg0088 威尼斯人 美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