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潘岳很“愧疚”,环保部门很无奈

潘岳很“愧疚”,环保部门很无奈

2018-09-07添加留言

  “每年我都会来参加这个摄影展,每次在这里见到小朋友们我都感到惭愧。老祖宗留下的蓝天碧水,我们没有为你们保护好。”11月8日,在出席2011年“杜邦杯”环保摄影展时,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潘岳这样表态。他介绍说,总体恶化的趋势依然没有得到遏制。潘岳在约5分钟的讲话里,对孩子们总共说了3次“愧疚”。(11月10日《北京晨报》)


  据潘岳介绍,“十二五”期间,中国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经济总量仍将保持高速增长,能源资源消耗还将逐步增加,但目前的污染排放总量已经远远超出有限的环境容量。经济增长是大事,但是经济增长以大量消耗能源,恶化环境为代价,与科学发展观背道而驰。


  作为环保部副部长,潘岳每年参加环保摄影展,为没有保护好环境,三次对孩子表达愧疚之情,其诚可感。但是,保护环境是环保部的职责,环保部副部长不仅要口头上表达“愧疚”,更要想办法保护好蓝天碧水,遏制住环境污染。


  问题是,保护环境不仅是环保部门一家的战斗。面对环境污染,环保部有时也很无奈。时任环保总局副局长的潘岳曾披露:一个资源大省的环保局长,一边被省长骂为何摆不平环保总局,一边被潘岳骂为什么不能严格执法。省级环保局局长不想着严格执法,为科学发展观保驾护航,却被逼着去摆平环保总局。如此环保执法现状岂不可悲!省环保局处境尚且如此尴尬,市环保部门、县环保部门又如何做到严格执法呢?从这个角度讲,潘岳为没保护好环境“愧疚”,有自责,更有无奈。


  事实上,污染企业往往是不怕环保部门的。最近的例子是,今年8月,云南省曲靖市的陆良化工厂因非法倾倒铬渣,受到社会的普遍关注后,被环保部明令在完成铬渣无害化处理之前不得恢复生产。但是时间仅仅过去了一个月,这个化工厂却复工了。环保部的明令尚且不管用,地方环保部门的处境更尴尬。比如,安徽固镇县环保局副局长带队到辖区内伊诺华橡胶有限公司去检查,几天后环保局领导就被集体停职了(包括没去现场的局长)。起因是环保工作人员要求企业补办环评,补交排污费,被企业投诉,县领导称不利于招商。再比如,河南封丘县黄河化工厂巨大噪音与污水严重威胁群众生活环境。在有关部门三令五申干预下,黄河化工厂甲醇项目被勒令停产,但是不久又开始违法生产。封丘县政府还下发红头文件,组建领导小组为“毒工厂”生产“保驾护航”。政府如此为污染企业护短,环保执法尊严与民众权利何处安放?地方环保部门都“猫不捉鼠”,环保部副部长能不“愧疚”吗?


  太多的事实告诉我们,许多污染企业,特别是政府重点保护的利税大户,即使民众痛心疾首,环保部门也“无能为力”。如果地方政府不转变发展观念,不抛弃污染财政思维,如果环保部门地位不独立,人财物配备都受制于地方政府,环保部门没有强制执行权,环保部门有心站回正义立场,对污染企业介入干预,也撼动不了污染企业一根毫毛。


  种种事实表明,要破解环保执法难题,单凭环保部门单打独斗,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政府切实转变环保观念,提高环保部门执行力,才是问题的关键。


  污染教训太多太多。每一次环境污染事件都令人警醒。痛定思痛,地方政府显然不能能躺在靠充满环境代价的GDP政绩沙发上沾沾自喜。但是,为何那么多环保教训警醒不了地方政府?为何某些官员对环境污染麻木不仁?污染政绩或许就是答案。我担心,相对于意义被无限夸大的GDP指标来说,环保工作再重要,也没有GDP重要。污染问题再严重,也没有GDP上不去严重。但是,我们不能不断重演环境污染事件,靠教授跪求这样的悲情场面,刺激政府的环保神经呢?


  相对于庞大的GDP政绩需要而言,要让环保问题受到重视,就要提高环保部门地位,改变环保部门受制地方政府的尴尬局面。更重要的是,要自上而下改革政绩评价体系,落实环境污染问责机制,扣除官员的污染政绩。铲除拿环境换GDP的现实土壤,遏制住官员制造污染政绩的冲动。如果畸形政绩观不改变,环保部门地位不独立,仍然走不出环保部门“猫不抓鼠”的环保困境。(四川新闻网太阳鸟时评)


(来源:四川新闻网)


责任编辑:hdwmn_wyb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hg0088 威尼斯人 美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