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钱江晚报:副部长何时不“愧疚”

钱江晚报:副部长何时不“愧疚”

2018-09-06添加留言

  “每年我都会来参加这个摄影展,每次在这里见到小朋友们我都感到惭愧。老祖宗留下的蓝天碧水,我们没有为你们保护好。”11月8日,在出席2011年“杜邦杯”环保摄影展时,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潘岳面对前来参观摄影展的孩子们动情地表示,在约5分钟的讲话里,潘岳对孩子们总共说了3次“愧疚”。


  好像是为了呼应潘岳的“愧疚”似的,获得今年“杜邦杯”摄影比赛特等奖的河南摄影师杨路青表示了“遗憾”,因为,他把家乡‘家丑’拿了出来,获了奖。“2008年,我在河南的一个小村子拍的照片,得了‘杜邦杯’一等奖。今年,我还在这里拍,得了特等奖。3年了,这个村子的污染状况丝毫未见改变。”


  相隔三年两次在同一个地方拍摄的照片,由一等奖升为了特等奖,除了表明摄影师的水平提高了之外,“污染状况丝毫未见改变”是不是也“功不可没”?一个遭受严重污染的小村子成了家乡摄影师接连获取大奖的“风水宝地”,我们究竟该向摄影师表示祝贺还是遗憾?这难道只是河南摄影师的“家丑”吗?全国范围内,这样的“家丑”是不是太多了?


  我觉得,有“家丑”也许并非不可容忍,不可容忍的是,“家丑”年复一年丝毫未见改变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潘岳对孩子们说,每次摄影展我们都要邀请小朋友来,让他们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是啊,如果孩子们追问:一个小村子的污染状况三年丝毫未见改变,你们在干什么?难道只是搞了摄影展?对此,潘岳恐怕还得多说几次“愧疚”的。


  当然,不能说潘岳及其环保部在环保事业上无所作为,平心而论,这些年,潘岳为了环保大业积极奔走呼吁,对一些重大污染案件的处置坚决不手软,表现出一位优秀的环保官员尽职尽责的工作作风。但是,诚如潘岳自己所痛感的那样,他实在太过势单力薄了,因为,环保问题是个体制问题,不是光靠环保部门就能改变的。环保部不可能脱离体制而存在,但环保部总该有自己的个性存在。毋庸讳言,体制内的某些地方环保局早就被地方给彻底同化了,有些直接就成为了地方环境破坏的帮凶。如有的地方环保局长亲自出马,引来了高污染、高能耗的外资企业;有的环保局为了部门利益,不惜上报假数字,替地方经济“保驾护航”,彻底沦为了地方利益的代言人和经济附庸。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目前余波未平的云南曲靖铬污染事件,无须讳言,在该事件中,地方环保局显然在其中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对此种种,相信潘岳也是应该感到“愧疚”的。


  无论如何,对潘岳来说,知道“愧疚”总归是好事,至少会促使他更加努力地去消除摄影师的“遗憾”,从而也尽量少给自己留下“遗憾”。(辛木)


责任编辑:hdwmn_wyb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hg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