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为户口结婚的悲剧何时谢幕

为户口结婚的悲剧何时谢幕

2018-07-16添加留言

  1985年出生的浙江嘉兴女青年张燕,为了给自己非婚生的孩子上户口,于今年5月和一位上世纪30年代的爷爷辈男子结婚。但事后,她的孩子并未顺利得到户口,张燕也因这段婚姻备受困扰。近日,她将丈夫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这段婚姻无效。(11月6日《燕赵都市报》)


  20多岁的女青年嫁给80多岁的老年人,没有翁帆杨振宁式的浪漫与传奇,有的只是深沉的悲哀与无奈。为了一纸户籍,葬送自己的青春和爱情,个体的不幸背后是对制度的无声控诉。


  婚姻不是儿戏,感情不可亵渎。单就张燕的结婚目的而言,是处于道德洼地的,甚至还有骗婚的嫌疑,既是对那位八旬老人的玩弄,又是对自己人生的不负责。可换个角度思考,这又何尝不是伟大母爱的体现?在一个没有身份证明便不能证明自己存在的时代,“黑户”意味着寸步难行,大到求学、找工作、去医院,小到办张银行卡、坐趟火车、住个旅馆,都离不开身份信息。年轻的妈妈当然深知利害,自会竭尽所能为非婚生的孩子入上户口,所谓“病急乱投医”,嫁给耄耋老人的馊主意也就闪现。至于自己是否受委屈,在与孩子的一生进行权衡之后,实在算不上多么重要。


  有人说,即使张燕情有可原,她也是无知的。因为《婚姻法》明确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这也就意味着,张燕的孩子是可以落户的。但规定是一码事,现实操作是另一码事。很难相信一个被逼到与八旬老人结婚的地步的年轻妈妈,不会去打听一下自己的孩子是否在法规层面允许落户。没有人放着阳关道不走偏偏去走独木桥,她之所以选择了令人惋惜的一条路,很有可能经历了无数次的碰壁。


  揆诸现实,只要牵涉到户口迁移或落户问题,手续就无比繁杂,需要提供的材料一大堆,缺一样也不行,而且有的材料背后还牵涉到另外一大堆材料。办来办去,跑部门跑到直想骂娘,开证明开到生不如死——笔者亲身经历,绝非妄言。正常的婚生子女想落户都要费一番周折,非婚生子女落户的难度更可想而知。网上一查,非婚生子女因办不齐证明材料而无法落户的报道比比皆是,许多人拖到十多岁了仍然是“黑户”,无奈找寻媒体求助,希望通过舆论的力量影响主管部门,最终获得“特事特办”的资格。何况,办完证明材料后,许多地方还要求缴纳一笔高昂的社会抚养费。非婚生子女大都由母亲一人单独抚养,甚至父母均不知所踪由家里老人代养,本来就经济困难生活拮据,交社会抚养费可谓力不从心。比如说张燕,一人带着孩子,生活的艰辛外人难知,一没权力,二没关系,三没金钱,只能以自己的青春为资本为孩子谋求户口。


  关于户籍的荒唐事已经太多,不胜枚举。就在前段时间,一名外地女子为落户北京,不惜与一个精神病人结婚,最终被揭露出来,法院认定婚姻无效。同样是为落户,同样是拿青春做赌注,尽管背后的原因与羁绊各不相同,但无一不剑指现有户籍制度的弊端。


  任何制度的出台,目的都是为了服务公众,让人民活得更有尊严,如果有一天,它成为公众的负担甚至开始扭曲人性,那么也就意味着改革的需求已经很紧迫了。


责任编辑:hdwmn_zhj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飞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