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东亚运动会“最穷国家队”中国保龄球队引外界关注

东亚运动会“最穷国家队”中国保龄球队引外界关注

2018-05-16添加留言

2013年10月12日讯,在东亚运会上,保龄球项目几乎贯穿始终,共有9个比赛日。此次中国保龄球队的6男6女12名选手可谓老的老、小的小。这种“青黄不接”的局面也恰恰是保龄球在中国发展现状的一种缩影,重重困难面前,对保龄球的无比热爱,成为这群人坚持下去的理由。  52岁的米忠礼是中国队的队员兼教练,他是本届东亚运动会中国代表团年龄最大的运动员。老米39岁才开始接触保龄球,几年前,保龄球队就被外界评为“最穷国家队”,每个月600元的训练津贴,用球就捡国外选手的淘汰货,如今情况并没有多少改观,“津贴还是这点,当教练稍高一些,但国内比赛不系统,跟国外球员没法比,要靠打球当职业球员,几乎不可能。”米忠礼介绍。据称,在有出国比赛任务时,因为国际航班每超重1公斤就要多收30多美元,为了省托运费,中国队每个队员最多只能带两个球,或者女队员一人一颗把球抱上飞机。相反,韩国运动员一人少则带8到12颗球,还有一些财大气粗的国家保龄球队经常把打过一二场的球丢在球馆不要了,中国队就偷偷捡回来,重新磨光打眼,继续当新球用。除了米忠礼,年纪稍大的几人都是保龄球馆的从业人员。张鹏和张玉红是中国保龄球男女队的绝对主力,生活中他们还是两口子。这对夫妻已有十几年球龄,两人相识在2007年的一次国内比赛上,因球结缘,由于二人同为国家队成员,所以每当有重要的国际比赛或者俱乐部比赛,都是携手出战。张鹏和张玉红经营着一家保龄球馆,由于中国的保龄球运动普及率还远远没有近邻韩国以及欧美国家高,所以球馆在经营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困难,“有一段时间就是每年赔几十万,赔得我都快打退堂鼓了,连房租都交不起。”张鹏说,好在球馆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坚持了下来,随着人们的健身热情日益高涨,他的球馆起死回生了。张鹏说,直到现在很多人对保龄球的理解还很粗浅,“从场馆的温度、湿度控制,到球道的光滑、平整度,国内没有几家像样的场馆。就像乒乓球,总在水泥板上练球,上了正式球台反倒不适应。”亚洲是保龄球的发达地区,但中国的水平只能算中游。相比保龄球亚洲霸主韩国,中国队被远远地甩在后面,两者差距的产生有其深层次原因。韩国保龄球爱好者有1000多万,光是首尔就有400多家保龄球馆,既有国家、地区、职业与残疾人的各级协会,也有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的一条龙培养架构。韩国队在日常训练中引入了软件分析与纠正系统,如果运动员累计一定的比赛积分,还可以每月从政府领取补助,生活基本无忧。中国国内至今没有一本权威的保龄球教材,运动员的培养一般只能靠教练的个人经验,训练方法落后,条件也很艰苦。中国保龄球队的全年经费有限,只能精打细算、省吃俭用。尽管困难重重,低谷期的中国保龄球还是出现了一些上升迹象。本届东亚运,由12名选手组成的中国队拥有七位90后,年纪最小的胥辰上月刚满19岁,他们为保龄球项目注入了新的活力。由于国家体育总局在江苏盐城设立了保龄球训练基地,胥辰和很多当地孩子从小就知道了保龄球,基地每年都会办夏令营,每次都有六七十个人参加,练2个月,有兴趣就留下来。这届国家集训队,就有4个小队员出自盐城基地。为了打球,胥辰放弃了很多,刚刚过去的高考,他的成绩并不理想,幸好,父母对他也比较支持。胥辰的想法是,继续练球,队里有几个大哥哥都特招进了天津体院,那里有专门的保龄球专业,希望自己也能走这条路。胥辰坦言,他和不少同龄的球手都期望,保龄球有朝一日能入围奥运会,“到了那个时候,相信会有更多人明白,这不是玩,是一项运动!”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 记者 李远飞 陈嘉堃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hg0088 威尼斯人 美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