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冯小刚:做春晚为还领导人情 我的时代该翻篇了

冯小刚:做春晚为还领导人情 我的时代该翻篇了

2018-05-08添加留言

又是贺岁片,又是春晚总导演,这个年底,冯小刚三个字注定是最受关注的。近日,在接受台湾电影人焦雄屏一档访谈节目采访时,冯小刚坦言拍《私人订制》纯属还王中军人情,而担任春晚总导演某种意义上也是在还《1942》的人情债,至于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他直言不讳地说:“如果说现在让我退休,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我觉得这个时代,可以在今天翻篇了。”  谈愿望:特别想不工作,去纽约待一阵 过去十几年,冯小刚最大的愿望就是拍出《1942》。如今,关于《1942》的种种争议已经尘埃落定,他坦言,对于票房不好,自己真的很难说“无所谓”三个字。当然,他也并不会因此对自己的票房能力失去信心:“我那么多次都在票房上证明了我的能力,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再去和别人军备竞赛,那我就掉到一个坑里去了,这个坑永远爬不上来。”但是,自己最执着、最心爱的作品没有得到观众的理解,这对冯小刚来说无疑是痛苦的。“我和观众在《1942》之前没有误会。”他无奈地说,虽然自己觉得《1942》是值得一看的电影,但很多观众并不买账,就连和自己多次合作的舒淇也不愿意看,“她说看了会很不舒服,碟就在那儿搁着,到今天还是没看。”拍完《1942》,冯小刚就马不停蹄地开拍贺岁喜剧《私人订制》,这一回,他自称心情“极其放松”。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不工作,去过一种特别闲散的生活,“我一直想跑到纽约待上一阵,我觉得那对我有一个很大的号召力,可能到那儿也很无聊、没意思,但是我有生活了。我可能又会在心里头萌发出什么愿望,把某段日子写出来,但是它一定是要和我的切身感受有关的。”很多人觉得冯小刚说退休仅仅是撒娇,但他确实是拍电影拍到有点麻木了,“我这么多年和电影在一起,我有点反感它了,我想离开。” 谈春晚:过去把这事儿弄得太严重了 为什么要接春晚这么烫手的山芋,图名还是图利?很多人都想不通冯小刚的这一步棋。“拍《1942》的时候,某位领导很帮忙,当他来找你帮忙做春晚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考量一下?”冯小刚这样解释。谈到自己对春晚的理解,冯小刚显得相当淡定,甚至用“玩”来形容:“过去他们老把这事儿弄得太严重了,它不就是一个联欢会么,我一想那也可以玩一次,反正也不是我要去的,是你们请我来的,那我是不是可以按照我的理解我的方式来,你们也可以随时让我走。因为我也不是电视界的人,我是拍电影的。”至于那些质疑他外行的说法,他则回应说:“很多人一部片子都没拍过,也没学过电影,他也可以一上来就当电影导演,那一个电影导演完全也可以干一个我不知道的事儿。” 谈作品:《一声叹息》反映我的感情生活 访谈中,冯小刚首次对自己的作品做了一次全面的梳理和评价。对于受到批评最多的《夜宴》,他说:“我是画画的,一直想拍一个视觉的东西。拿到《夜宴》这个剧本,我并不是想故事怎么样,我马上想的是这个东西特别满足我一直以来的愿望。”谈到《集结号》,他认为是“对战争片拨乱反正”,“因为我觉得八一厂的战争片给我感觉极其虚假、不真实,它不仅仅是感情的不真实、人物的不真实,它连战争的制作也特别不真实,像儿戏。”“我有一种自传式的电影,就是我的感情生活,我离婚了,但是我内心一直很纠结,所以拍了《一声叹息》。”他回忆,“我把张艺谋叫来看,问他看完什么感觉,他说你有一个贡献,就是突破了婚外恋的题材,过去我们是不能碰的。”“拍《天下无贼》,又是一次突破,让贼当主角;拍《唐山大地震》是个命题作文,我把美国英国的团队叫来,我要突破中国灾难片的拍摄手法。”至于《非诚勿扰》,他把它归到自己的个人情怀,“其实我有一点浪漫主义。它满足了我们对爱情的一种想象,尤其是人到中年,爱情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每个人的内心还是有一点不安分。”即将上映的《私人订制》,冯小刚称其是“一针麻药”,“它帮你实现你的梦想,短暂的。其实每个人都有一点不想当自己,觉得自己不应该是现在活着的这么庸庸碌碌的自己。” 谈好友:我为什么喜欢王朔、姜文、葛优 “王朔对所有权威都是藐视的。他一直在骂鲁迅,为什么?其实他不是很不喜欢他的东西,他就反感把一个人給捧到了神话,那就一定要踩你。他认为有伟大的作品,但没有伟大的作家,有伟大的电影,但不可能有一个伟大的导演。”和王朔在一起创作,对冯小刚来说是很享受的,“我的戏,他不喜欢一个人写,就要我们俩一边聊一边写。一天可能有两个小时在写剧本,五六个小时在东侃西侃。”对于另一位黄金搭档葛优,冯小刚认为两人对喜剧的理解有着很深的默契。“我拍不了港式那种撒狗血的喜剧,葛优恰恰也不会演那种。葛优有一种态度很有意思,一本正经地去演一个非常不着调的事,说着不着四六的话,但是态度很诚恳,观众特别喜欢这个。”谈到姜文,他实话实说,“他的电影我也不是每个都喜欢,起码有三个喜欢,中间那个《太阳照常升起》我觉得有障碍,我走不进去,希望它给我一扇门,但是我发现它打开了很多扇门,每个门都进不去。”对于姜文的演技,冯小刚也赞赏有加:“他经常把人物关系做一些颠覆性的动作,比如《北京人在纽约》,和妻子的关系,他按父亲和女儿的关系演;和情人的关系,他按母亲和儿子的关系演,恋母情结,表现他的脆弱;和女儿的关系,他按和情人的关系演。这些东西通常很多演员都不会去想。” 谈导演换代:商业电影会变得极端商业 这两年,新导演层出不穷,特别是《失恋33天》、《泰囧》、《致青春》、《小时代》等影片不断刷新票房,也被业内看作是新一代导演的崛起。长江后浪推前浪,冯小刚并没有因此感到危机,反而觉得这“后浪”来得太晚,“到了又要出一批导演的时候了,否则太不正常了。幸运的是,在这个时代终结前,我拍了很多电影。”“现在对电影人来说,是比较幸福的时候,过去可能就那几个导演和演员,现在有多种可能性。投资人可能更愿意去赌一些年轻导演。”他认为这一代导演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已经不需要再去找投资,往往是自己投资自己拍,“当他们花自己钱的时候,会不会下手就不那么狠?我不相信不会有人自己投资去拍《1942》,时代变了,明星会越来越贵,商业电影会变得极端商业,就剩一份算计。”总结自己的电影生涯,冯小刚认为自己的影片“记录了中国社会二十年的变化”,“普通中国市民二十年来内心生活态度的变化,在我的电影里都能看到。我用了比较温和的方式,贾樟柯他们是用很愤怒的方式在记录,剩下很多人根本就和这个社会没有关系。”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记者:李俐/文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飞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