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孙皓晖:"大秦帝国"不是法西斯 所谓暴政实被扭曲

孙皓晖:"大秦帝国"不是法西斯 所谓暴政实被扭曲

2018-04-29添加留言

孙皓晖与共和国同龄,已入花甲之年,他先后有过几种身份,他曾在西安长期担任大学法律教师,撰写过不少法学著作,而后南下海南蛰伏十六年,完成了六部500万字的鸿篇巨制《大秦帝国》。这部全景式展现秦帝国兴衰之路的小说让孙皓晖名扬海内,但孙皓晖不愿以小说家自称,不断表示自己不过是小说的“票友”“门外汉”。  近日,《大秦帝国》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修订重版,以《大秦帝国》原著为蓝本拍摄的电视剧也已经播出两部,引得许多观众成为忠实的“大秦粉”。如今的孙皓晖更愿意将自己定位为“关注中国文明重建问题的布道者”。在北大、清华等高校进行的讲座中,他多以“秦文明”“中国原生文明”“中华民族强势生存”为主题,所行之处,他毫不饰言自己对秦文明的崇拜敬仰之情,他的主张总是语惊四座——汉以后两千年的中国都是文明衰退、文明复制的时期,而中国历史最好的时代、古典文明的最高峰,是在春秋、战国、秦帝国,而它们恰恰被后代歪曲误解了。在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中,孙皓晖反复阐述自己的“新史观”,他将春秋、战国、秦帝国比喻成“中国的古希腊、古罗马”时代,他认为中国在当下如果要推进民主与改革,必须要先“向后看”,才能“朝前走”,一如西方资本主义的萌芽是从文艺复兴开始的。同时,他将从汉到近代两千年与西方中世纪相提并论,称其为“历史上无所谓的时期”,我们津津乐道的汉唐盛世在他眼中不过是复制前代的文明,维持了短暂的和平景象而已,“在文明的意义上并没有多少创造性的发展”。孙皓晖对秦的鼓吹与正名,直截了当地表现在他的文字之中,在小说《大秦帝国》的序言中,他为秦在历史上蒙受“暴秦”恶名鸣不平:“这是中国历史的悲剧,也是中国文明的悲剧——一个富有正义感与历史感的民族,竟将奠定自己文明根基的伟大帝国硬生生划入异类而生猛挞伐。”在小说行文中,他不计较情节推进的缓慢,不时地将大段议论加入叙事中去,生怕自己对秦文明正名的理念被人忽视了。随着《大秦帝国》小说的出版和电视剧的播出,由于《大秦帝国》旗帜鲜明地赞颂秦文明与秦始皇,舆论争议纷至沓来。《大秦帝国》也制造了一个奇特的舆论效果——几乎没有人去议论小说的人物塑造、写作手法,所有的争论焦点都围绕小说中那些与人们固有观念相悖的历史观之上。一些批评者甚至指出,《大秦帝国》是在美化暴政,为独裁者树碑立传,宣扬的是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思想,这自然让孙皓晖和他的著作陷入无止境的争论中。“我认为他们完全看不懂大秦帝国的思想内涵。现在很多学者,一方面崇拜西方制度,一方面在对中国文化传承上,又主张独尊儒家,认为儒家是中国文化的代表。这不是矛盾的吗?这是这些知识分子治学分裂,人格分裂的重大表现。”孙皓晖认为,对秦文明的误解不仅阻碍了对历史的客观观察,更影响了我们对如今进行改革的正常思考。他认为,当下正处在改革攻坚期的中国,更需要具有创新精神、代表强势文明的秦文明作为参考和总结。孙皓晖还想继续写下去,他的计划是沿着大秦帝国往前写,从大禹治水写到秦为诸侯,在70岁之前再完成四部历史小说《走出洪荒》《玄鸟生商》《礼制大邦》《马背诸侯》,把中国前三千年文明史写进去。“我们总说现在的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如果我们把春秋战国的变法浪潮进行深入研究,这石头就能摸得更好一些。”孙皓晖说道。 【对话】秦是原创文明,汉唐是复制文明 记者:您在文章和讲座中多次呼吁“重建中国文明”,为什么觉得这是一个特别需要提出的问题?孙皓晖:1840年以来一百多年的衰落史,已经证明从汉到清末,我们已经站不住脚了。我们要往前走,未来的发展方向到底是什么,我认为转折的实质内涵就是重建中国文明。具体含义就是改变我们170年以来文明的衰落状态,就是要让文明回到自己最强势的时代——春秋、战国、秦帝国。记者:文明进步要往前看,但春秋、战国、秦帝国却是往后看,难道不是一个矛盾吗?孙皓晖:“向后看”的意义就是从五千年的文明史中清理出一段健康的时段来,把这个时段作为我们前进的根基。在中国文明前三千年发展中,一浪又一浪推向历史高峰,那个时代我们是强势生存的,是领先于世界的。就像欧洲人在中世纪为了“向前走”,他们“向后看”,越过中世纪的千年黑幕直接去跟古希腊罗马对接。我认为人类所有前进的步骤,这是最基本的,我们民族也不可避免。记者:我们跟“原生文明”时代距离太远了,时代背景、生活方式、生产力都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有什么能让我们经世致用的?孙皓晖:是的,这一切具体的因素都变了,但是人类的思维方式、一个民族发展的精神逻辑没有改变。我们在前三千年变得那么厚实,那么不怕侵犯,能够在四面包围的敌对势力中不断驱除外患,发展自己。勇往无前自由豪放地往前走。那是那个时代的历史风貌。但我们从秦灭亡汉开始,我们就一步一步衰落下来,文明变得不断脆弱。从长远的文明史来说,我们可以把汉到清这2000年看作是历史上的无所谓的时代。因为西方一个历史学家说过,在一个群星璀璨的转折时代到来之前,历史上往往有很长的无所谓的历史时期,就像西方的中世纪,因为它没有创制、没有建设,只有黑暗,只有杀戮,只有宗教压迫。我们现在就应该越过无所谓的时期,直接和我们的阳光时代对接,这就是为什么要去发掘秦文明的意义。记者:您对“无所谓的时代”的定义恐怕很多人难以接受,因为我们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是“秦朝暴政”与“汉唐盛世”,您为什么觉得秦比汉唐更值得我们去学习?孙皓晖:汉唐与秦是不能比的。秦不光是文明的创制者,而且建设极强。秦所创建的文明框架两千多年没有改变。汉和唐的文明是复制的,不过是创造了一个太平盛世而已。这种太平盛世,对于当时结束分裂和战乱来说是有积极意义,但是在文明的意义上并没有多少创造性的发展。而秦这个原创时代,却恰恰被我们扭曲、歪曲、忘记了。所以我们民族应该重新纠正我们的文明理念,我们应该回到我们的原创时代去。 秦的多元包容更值得现代学习  记者:毕竟秦是中央集权的帝国,难道说它跟我们现在进行的民主和法制建设更接近?孙皓晖:秦文明把法家作为治国理念,社会思想上是承认了战国的多元化传统,秦统一后建立了博士宫,把百家学问都放进来,还把孔子的第七代孙孔鲋封为文通君。72个博士里至少有30个是儒家博士,他们在西汉时代还活着,这既说明焚书坑儒的不存在,也说明秦对当时战国的流派大多数是承认的。有人批评我是“反儒派”,其实我反对的是独尊儒术,而不是儒家本身。独尊儒术的本质就是抛弃我们多元化的传统。我们未来要往前走,要建设民主法治,永远是以多元化为基础。没有多元,谈不上民主,也谈不上法治。记者:但是秦朝毕竟只统一了15年就被推翻,难道不足以说明它是暴政和反文明吗?孙皓晖:这是两千年来旧史观的逻辑,是儒家的逻辑。秦灭亡的原因,我用新史观来总结是八个字:“求治太急,善后无方”。秦统一之后,13年里天下是一致响应,“莫不虚心而仰上”。但是那个时代有战国惯性的存在,山东六国还有许多旧贵族,直接的敌人都活在当世,帝国政治出现一丝缝隙就群起涌上,复辟力量很强。再加上秦求治太急,秦始皇在十多年间修长城、修驰道、远征岭南、反击匈奴,民力征发太大,如果稍稍缓下来,民间还有什么抱怨的呢?而且秦始皇帝太自信,没有早点确定继承人的问题,死的也具有戏剧性和偶然性,失去强有力的主政者,帝国很快就崩塌了。 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回到战国 记者:我们知道,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但您既研究文明史又写历史小说,想请您大胆假设一下,如果秦始皇去世后,公子扶苏顺利即位,历史会改变吗?孙皓晖:英国就有个史学家写了一本《虚拟的历史》,对世界历史许多事情进行了推想假设。虚拟历史的意义在于展现历史原本的逻辑可以延展到什么地方。我认为扶苏如果顺利继位,中国文明肯定不是现在这样。因为秦灭亡后,代替的是楚文化。秦在文化意义上骨感更强,而楚文化肉感更强。如果秦朝接班顺利,能让秦文明有哪怕一百年的发展,中国完全不是现在的样子。始皇帝在13年的时间内把文明盘点的这么丰富,我相信秦在之后会更深刻地思考如何有限度的强大与扩张。记者:您如此推崇秦文明,如果给您一个机会“穿越”一把,最希望回到哪个历史朝代,秦朝吗?孙皓晖:那我肯定愿意回到战国时代,自由奔放,合则留不合则去嘛,尽情挥洒才华,尽情释放思想,那当然是最好的。记者:您在战国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物?孙皓晖:那很难说,也许谋生无能、过的很贫穷,也许会成为商鞅这样的人物。记者:战国是战乱动荡的年代,难道不担心战争吗?孙皓晖:不担心,战争有时候是人类进步的必然因素,那个时候的战争有一定正当性,不像后代所说的那么残酷无道。 【背景】 孙皓晖1949年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西阳镇,这里就是“老秦”之地,离秦国最早的国都栎阳只有数十公里。在孙皓晖的少年时代,就经常听到许多关于秦朝的故事。1987年,孙皓晖到西北大学法律系任教。写《中国经济法治史》时,他开始对中国文明有了总体认识,认为中国文明根基在秦。1993年开始,孙皓晖动笔写《大秦帝国》,考虑到电视剧是当时民众最易接受的艺术形式,《大秦帝国》的最初设想是电视剧剧本。1997年《大秦帝国》剧本即将收尾之时,孙皓晖认为小说更能完整表述自己的想法。在河南文艺出版社的支持下,孙皓晖携妻来到海南定居,开始专门从事《大秦帝国》小说的创作。在海南,孙皓晖用了16年时间阅读大量先秦文学、历史书籍,创作完成六部十一卷《大秦帝国》。《大秦帝国》分为《黑色裂变》、《国命纵横》、《金戈铁马》、《阳谋春秋》、《铁血文明》、《帝国烽烟》六部, 故事从秦孝公即位实行变法强国开始,接连展现了商鞅变法、张仪“连横破纵”、范雎“远交近攻”、白起长平大战、吕不韦摄政、李斯蒙恬护法等重大事件,直至秦始皇统一及秦二世亡国。全书自2008年全部出版后即引起文坛轰动,连续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新闻出版总署第三届“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奖。有评论将孙皓晖与二月河、熊召政、唐浩明并称为中国当代四大历史小说家。2012年,河南文艺出版社由于曾单方面“抛弃”实体书店而将《大秦帝国》转与一家网上书店独家销售,遭到陕西书业集体“下架”该书,引发实体书店和网络书店争执的风波。 《大秦帝国》在读者和评论界中遭遇两极评价,支持者称其纠正了长期以来的历史偏见,让人们对秦的认识从暴君、暴政转向一个帝国由弱变强的崛起之路,对当今的中国崛起很有借鉴意义。批评者则指责孙皓晖美化“暴秦”,膜拜专制,制造“伪中国史观”。2009年,由《大秦帝国》第一部改编拍摄的同名电视剧播出,该剧由黄健中执导、孙皓晖亲任编剧,侯勇、王志飞、高圆圆主演,播出后即引发收视热潮和激烈讨论。今年9月,“大秦”第二部电视剧《大秦帝国之纵横》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演员包括富大龙、喻恩泰、宁静等。由于第二部编剧另换他人,剧本对原著小说改动幅度较大,如将秦王的妹妹嬴华改为秦王的兄弟,将与张仪做对手的苏秦改为另一位纵横家公孙衍。孙皓晖对此表示不便过多评论。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实习记者成长/文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飞库